新用户3167a8id / 待分類 / 一家人,就是要在一起

分享

   

【深圳集運香港】一家人,就是要在一起

2021-10-03  新用户316...


什麼時候,是一個人感到最幸福的時候?毫無疑問,當家人在一起時,那種幸福和快樂是難以言表的,它不一定多麼熱鬧,甚至會有些平淡,但卻讓人心安,覺得無比知足,還有幸福。

相親相愛的一家人,你守着我,我守着你,哪怕只是吃一頓尋常的飯,也是滿滿的幸福。

中婦奉饗少婦進,大兒登歌小兒拍。

合歡花開庭草芳,忘憂花開池水光。

——明·劉基《雙鯉堂歌為唐侍儀賦》

吃飯的時候到了,年紀大些的婦人端來晚飯,叫上少婦用餐。大點的孩子歡快地唱着歌,小點的孩子打着拍子。庭院裏開着芬芳的合歡花,花兒照着池水,分外嫵媚。這就是普通人家的幸福啊。

一日三餐,平淡生活。我們為了生計而努力,卻也幸好家人相守,總有温情和幸福相伴。

白頭波上白頭翁,家逐船移江浦風。

一尺鱸魚新釣得,兒孫吹火荻花中。

——唐·鄭谷《淮上漁者》

白浪滾滾的波濤上,有一位白髮蒼蒼的打漁人。老翁以船為家,水邊秋風陣陣,船兒隨風輕輕漂流。老翁新釣得一尾一尺來長的鱸魚,兒孫們連忙在荻花裏忙着吹火,做飯。雖然打漁的日子過得清苦,但像這樣的歡樂時光也足以令人心生感恩。


只要家人在一起,不管什麼樣的季節,在人們眼裏,都是美好的時光。

牽牛籬落蛙池雨,甑有新炊圃有蔬。

團聚秋來少煩惱,只羹藜莧莫羹鱸。

——宋·蘇泂《再吟三首其一》

籬笆上牽牛花開開謝謝,雨中的池塘裏,傳來陣陣蛙唱。鍋裏蒸煮着食物,園子裏蔬菜長得正好。初秋時大家團聚,沒有煩惱,沒有大魚大肉,吃着粗茶淡飯也是幸福的。

和家人在一起,有説有笑,其樂融融,這樣的場景既尋常,卻又最令人感動。

小男供餌婦搓絲,溢榼香醪倒接罹。

日出兩竿魚正食,一家歡笑在南池。

——唐·李郢《南池》

小兒子準備着魚餌,妻子準備釣魚線,丈夫身旁倒滿了美酒,倒裹着頭巾。日上兩竿,魚兒正咬餌,一家人歡歡喜喜,熱熱鬧鬧在南池釣魚。他們釣的不僅是魚,更是快樂呀。


一家人在一起,即使各做各的事,但只要看到對方,就滿足了,幸福本來不需要太多的言語,卻滲透在了生活裏。

茅檐低小,溪上青青草。

醉裏吳音相媚好,白頭誰家翁媪?

大兒鋤豆溪東,中兒正織雞籠。

最喜小兒亡賴,溪頭卧剝蓮蓬。

——宋·辛棄疾《清平樂·村居》

茅屋低矮,溪岸長着青青小草。帶着醉意的吳地方言,聽起來是那樣動聽,那閒聊着的,是誰家的公婆啊?大兒子正在溪東面的豆園裏鋤草,二兒子正在編織雞籠。老人家最喜歡調皮的小兒子,卧在溪邊草叢裏,剝着新摘下的蓮蓬,自在玩耍。這便是和諧而快樂的一家人啊,不説我愛你,生活裏卻充滿了温情。

有人總是在尋找,卻不知道,幸福往往就在身邊,在平淡的生活裏,往往是我們不善於去發現它罷了。

穀雨洗纖素,裁為白牡丹。

異香開玉合,輕粉泥銀盤。

曉貯露華濕,宵傾月魄寒。

家人淡妝罷,無語倚朱欄。

——唐·王貞白《白牡丹》

春天穀雨洗出潔白的布匹,將它裁成了白牡丹。它散發着迷人的芬芳,令人心醉神迷。嬌花清晨被露水浸濕,夜色中更是籠罩着皎潔的月光,美麗無限。妻子化着淡淡的妝,倚靠着朱欄,欣賞白牡丹,詩人也與妻子一起看牡丹花,真是良辰美景啊。夫妻之間,時間一長,愛情往往會變得平淡,不過只要你願意,給彼此多一些時間相處,帶着欣賞的眼光,愛是不會輕易枯萎的。

遇到節日,家人相聚,更是歡喜得很。

今日雲輧渡鵲橋,應非脈脈與迢迢。

家人競喜開妝鏡,月下穿針拜九霄。

——唐·權德輿《七夕》

七夕節這一天,天上架起了鵲橋,牛郎織女一年一度相約,再也不是相距遙遠,無奈而深情地凝望。家人更沒有憂傷,都歡喜地打開梳妝鏡,打扮得漂漂亮亮的,在月兒下穿針引線,對着碧霄參拜,祈求手巧,幸福團圓。果然,還是人間更有温情和快樂啊,天上的神仙也是比不了的。

最熱鬧,也最令國人看重的,當數春節了。它最大的意義,也是在於闔家團圓,共同開啓新的一年。

爆竹聲中一歲除,春風送暖入屠蘇。

千門萬户曈曈日,總把新桃換舊符。

——宋·王安石《元日》

爆竹聲中,舊的一年過去了,温暖的春風送來了新年,大家舉起屠蘇酒,喜迎新春。初升的太陽照着千家萬户,春光無限,人們忙着把門前的舊桃符取下,換上新的桃符。家人相聚,新年也是分外熱鬧而温馨的。


有時候,為了生計,人們不得不奔波,與家人分散,而團聚就更讓人珍惜,感慨不已。

稚子牽衣問,歸來何太遲。

共誰爭歲月,贏得鬢邊絲。

——唐·杜牧《歸家》

詩人剛剛回到家,小兒子牽起他的衣角,不解地問道,為何父親回來這麼遲?是啊,不覺年華已去,我這是在和誰爭搶時光呢?只贏得了鬢邊的白髮如銀啊!好在,回家了,與家人在一起,無情的時光也變得有情了。

每一個踏上歸途的遊子,都是百感交集的。

愛子心無盡,歸家喜及辰。

寒衣針線密,家信墨痕新。

見面憐清瘦,呼兒問苦辛。

低徊愧人子,不敢嘆風塵。

——清·蔣士銓《歲末到家》

母親對子女的愛是無窮無盡的,盼望着遊子回來,歸期已定,便十分高興。母親縫的冬衣針腳細密,家裏的書信打開,墨痕還像新的一樣。看見兒子,説兒子又瘦了,在外面很辛苦吧?而詩人慚愧地低下頭,不忍告訴母親在外漂泊的境況。無論如何,團聚洗去了思念之苦,這一刻,就是最幸福的時刻。

團聚,與家人相守,幸福就是如此簡單。

吾弟三年別,歸舟半月程。

瘦肥應似舊,歡喜定如兄。

秋日聯鴻影,涼窗聽雨聲。

人間團聚樂,身外總雲輕。

——宋·張栻《喜聞定叟弟歸》

我與弟弟一別三載,終於他要回來了,坐船大約需要半個月的時間。想來他的樣子,胖瘦應該沒什麼改變,歡喜激動的心情應當和我一樣。秋天望見鴻雁飛過的身影,涼爽的窗下,聽着風雨聲。人間最快樂的事,就是骨肉團聚,其他的事,不過如雲般輕飄,不必在意。確實如此啊!

也許你從未與家人分別,卻也並不覺得朝夕相見有多麼幸福;也許你漂泊他鄉,終於懂得,人生最大的幸福,就是那細水流長的生活,與家人相依相守的緣分。也許經過了一些光陰,我們才能體會到,無論身在何處,家,永遠是最温暖的地方,家人,是此生最大的牽絆,一日三餐,滲透了父母的愛,千里萬里,也阻隔不了思念。無論是為人子女,還是已有兒女,家人,永遠在我們心底最柔軟的地方,卻給我們最大的力量。願家家團圓。

-作者-

禾雨,喜歡詩詞的女子,在四季中尋找一個個美麗的細節,願時光留下温暖的記憶。

遇見是緣,點贊點亮在看  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