愚人音樂坊 / 待分類 / 哭過以後,一笑而過……

分享

   

【深圳集運香港】哭過以後,一笑而過……

2021-09-21  愚人音樂坊
    2001年的今天,那英發行了加盟華納唱片後的首張專輯《我不是天使》



    好像這是我開號以來第一次專門聊那英的專輯。雖然我不算是那英的歌迷,但是她作為歌手的發展脈絡我還是知道個大概。早期在內陸發展,後面去台灣先後簽約了福茂、百代兩家唱片公司,都留下了不錯的作品。如果讓我舉例內陸和港台在流行音樂上的審美差異,我就會拿不同階段的那英做比較。我們今天聊的,是她在台灣與另一家國際大廠——華納唱片合作的專輯《我不是天使》

    這張專輯由華納唱片和那英的經理人邱黎寬的公司“銀魚製作”聯手打造。從選曲到製作,都體現出了國際大廠對那英這位新朋友的重視。據説在收歌階段,唱片公司先後收到了來自內陸、香港、台灣以及新馬地區超過200首的投稿,最終精挑細選才有的《我不是天使》當中這10首。而那英本人,也有份參與詞曲創作。

    有意思的是,《我不是天使》的企劃和概念,以及大部分的作品,都是標準的台灣流行音樂路線。但是專輯的錄製,卻是在內陸和香港完成的,並沒有去台灣錄製。為了保證錄音效果,華納選擇了被譽為北京頂級錄音棚的“綠洲錄音棚”來完成錄製工作,操刀的錄音師是在內陸名聲赫赫的金少剛。多年以後,那英在“好聲音”當導師,金少剛則是好聲音的音響總監。這不得不説是一個巧合,也是緣分。

    《我不是天使》當中,那英既有此前標誌性的“那喊式”情歌,也有華納為她選的能夠突顯嗓音特點、且有新意的內容。專輯的製作團隊也是集結的港、台、新三地的團隊,香港的Jim Lee、台灣的伍佰以及新加坡的李偲菘擔任音樂部分的製作人,李偲菘與“台灣和音天后馬毓芬擔任配唱製作人。在幾位功底深厚且風格各異的製作人的加持下,做出了一張質量上乘的佳作。



    即使你不喜歡那英,你也一定聽過《我不是天使》專輯裏的《一笑而過》那英繼上一張專輯主打歌《心酸的浪漫》之後,再度親自填詞、寫出了《一笑而過》。《一笑而過》的作曲人是劉國明劉志文。我相信這兩個名字在廣大華語流行音樂愛好者心中,是比較陌生的存在。其實這兩位是馬來西亞的音樂人,劉志文不僅給那英寫過歌,還在容祖兒、孫燕姿的專輯裏露過面。

    那英還包攬了另一主打歌,也就是標題曲《我不是天使》的填詞。這首是伍佰的作品。聽慣了那英唱抒情歌曲,不妨來聽聽伍佰為她打造的這首Soft Rock。即使那英唱的已足夠順滑,但當你聽歌的時候,總能在腦海中過濾掉那英的聲線,把場景切換到伍佰和觀眾“互動”的live show當中。這就是伍佰的作品,越聽越上頭。

    專輯中還收錄了來自內陸的才女劉沁的兩首作品。《貪戀》《愛依然》。關於劉沁的介紹,可以移步至歌頌如風的推文:劉沁......為歌而生,歌為自由。據説這篇推文還得到了劉沁本人的認可。説起來劉沁也是與台灣樂壇很有緣分的內陸歌手,最早的《我明白》被滾石入選林憶蓮的專輯,隨後在台灣發行了自己的專輯《青睞》,當年被台灣評論界大加讚許。

    《貪戀》這首歌真是標準的“劉沁風格”,世紀末R&B曲風。印象中那英很少能唱到這類作品。劉沁這首實在是亮點。愚以為那英帶點兒沙啞、磁性的聲音特質,應該多唱點兒這種歌。只可惜當時華納對那英的規劃還是太保守了,啥都試試,但是有些風格試了一次就沒下文了。樂迷只好通過磁帶、CD浮想聯翩。


    周傳雄與那英的交集,除了那首《出賣》,還有這一首《反省》。周傳雄(小剛)的作品在順口、和傳唱度上,就從來沒讓人失望過。





    陳曉娟一直是我非常喜歡的音樂人,我心中最會寫“非主打”的音樂人之一。《我不是天使》裏有一首她寫的《船》,如果讓我推薦一首那英的遺珠作品,我肯定會退這首船。那種民謠式的訴説感,在這一整張專輯裏是比較獨特的風格。“好聲音”上面也有張磊翻唱的版本。據那英本人説,這也是她非常偏愛的一首歌。




    這張專輯的文字部分,基本都是由女性完成的。包括那英本人填詞的作品在內,大部分歌曲的填詞工作,都是女詞人的作品。唯獨有兩首是男性詞人的作品,像我這樣的情人《再會不再見》。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,我們把這位老師叫佚名。佚名真的是橫跨國粵語歌壇,兩樣填的都很出色的詞人,並且很能設身處地的去剖析女性的心思。像我這樣的情人是來自深白色創作組的作品,這個“馬甲”之下的人是誰、還有啥作品,也屬於本號讀者入門級問題。

    《再會不再見》應是專輯中唯一的Cover Version,但是沒找到原曲是啥。編曲竟然是前Beyond和浮世繪的成員劉志遠。顯然,這首歌屬於Jim Lee執行製作的那部分。



    專輯中來自內陸音樂人的作品還有《爭分奪秒》。這首歌的作者,是當時王菲的御用製作人張亞東。雖然他沒有參與這張專輯的製作,但還是交出了一首“菲”同凡響的力作。以往擅長苦情戲份的那英,這次也“菲”了起來,開始和張亞東玩兒另類路線。説到這兒還是有必要補充説明一下,當時那英和王菲真的算同門師姐妹,都是邱黎寬Kwan姐的銀魚製作旗下的藝人。

    那英從百代時期的《征服》開始,就和銀魚合作了。過檔到華納,依然還是銀魚。故此你不會覺得這兩個時期的那英有太大差異。Kwan姐除了是經理人之外,同時也擅長填詞。在《我不是天使》當中填了《反省》、《爭分奪秒》和《哭過以後》,在經紀人裏面算是比較會寫詞的了。



    馬來西亞音樂人鄧智彰的作品《哭過以後》,與主打歌《一笑而過》想呼應。我在心裏這兩首應是“姊妹篇”的作品。一來兩首都是馬來西亞音樂人的作品,也通過那英這張專輯瞭解到“大馬音樂人”這個我相對陌生的“圈子”;二來,兩首歌的歌名“哭過以後,一笑而過”就像是一句完整的話。

    相比較現在出任綜藝節目導師的那英,我還是更喜歡她作為實體唱片年代歌手的身份。那英也是較早由港台地區製作人,成功打造出來的內陸歌手。本身受過系統的學院派訓練,並且把歌唱技法靈活運用到港台音樂人的構思當中,有時候這種概念上的東西,反而更難。

    不過,那英做到了。她不是天使,細膩、温柔的歌聲背後,還有率真的一面。這也算是那英在人設塑造上的成功之處。

    ℗&©愚人音樂坊 2021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